芒草苍茫

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,计算着你的时间,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,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,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。

在遇到她以前
我不怕死
不惧远行
也不曾忧虑悠长岁月
现在却从未如此真切地思虑起将来...

我寄你的信,总要送往邮局,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,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。

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,你一出现,它就颤个不停。

这时心里透明的,想一切皆深入无间。我在温习你的一切。我真带点儿惊讶,当我默读到生活某一章时,我不止惊讶。我称量我的幸运,且计算它,但这无法使我弄清楚一点点。你占去了我的感情全部。

我先以为我是个受得了寂寞的人,现在方明白我们自从在一处后,我就变成一个不能够同你离开的人了。

我想作诗,写雨,写夜的相思,写你,写不出。我愿意舍弃一切,以想念你终此一生。醒来觉得甚是爱你。

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。看起来很正常,会说笑、会打闹、会社交,表面平静,实际上心里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。不会摔门砸东西,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。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积累到极致了,也不说话,也不真的崩溃,也不太想活,也不敢去死。

你会永远喜欢我,我代表着你不具备勇气去犯的所有罪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