芒草苍茫

“我可以爱你吗?”燕子说话喜欢直截了当。芦苇对他低低地鞠了一躬,于是燕子绕着芦苇飞了一圈又一圈,用翅尖点着水,水面上泛起一圈又一圈的银色涟漪,这是燕子求爱的方式。就这样整个夏天过去了。

我知故作深沉的八月死于一场大病,带走它生命的是饱含颗粒感的肺结核,那本来是件浪漫的事情。 ​​​

我先以为我是个受得了寂寞的人,现在方明白我们自从在一处后,我就变成一个不能够同你离开的人了。